共享经济开始赚钱那一天,该向谁缴税?

每次伊恩•海恩斯(Ian Haines)把在澳大利亚港口城市奥班尼的闲置房间租出去,Airbnb就会有13%的抽成。处于半退休状态的海恩斯在经营一家本地农贸市场,这笔租金是他的外快。

他说,从Airbnb那里赚到的钱,他会谨慎地照章纳税,因为这家旧金山公司可能会把交易报告给澳大利亚政府。

对Airbnb来说就是另一回事了。因为公司负责处理财务的部门在爱尔兰以及海峡群岛的泽西这样的避税港,只有一小部分收入可能被澳大利亚或美国征税。从Airbnb的海外监管备案看,这家公司的分支机构网络远比它公开承认的要庞大得多——总共在40家以上。

这就是Airbnb、优步(Uber)及其他所谓分享经济领域的公司,给各国财政部带来的挑战。自从5年前这些公司开始飞速发展,全球许多城市和州省费尽心机,要让它们遵守和传统酒店或出租车行业一样的规则,缴纳当地的各项税款——但收效甚微。随着这些新型公司逐步开始盈利,并转变成更大的经济体,政策专家认为这场战斗可能会转向国家层面,这其中涉及到了数十亿美元的企业所得税。(一位和Airbnb关系紧密的消息人士说,公司今年将首次实现盈利。)政府对此反应迟缓。

曾为美国财政部顶尖国际税务律师、如今在哈佛大学任教的史蒂芬•沙依(Stephen Shay)说:“这些公司代表着未来,它们的经营性质和公司结构让它们可以把所有利润都放在美国以外的地方。除非税收制度能找到一个应对办法,否则损失将是很可观的。”

多年来,辉瑞(Pfizer)、默克(Merck)等医药公司和谷歌(Google)、苹果(Apple)等技公司一直在利用离岸避税港将利润转往国外,从而大幅减少向美国联邦政府缴纳的税款。Airbnb和优步正在将这项策略拓展到一个巨大的新领域:据普华永道国际会计事务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估计,分享经济业务在2014年产生了150亿美元的营收,到2025年将达到3350亿美元,而这种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建构在向美国缴纳数十亿美元税款的企业的基础之上。

但这并不完全是“零和博弈”——新型行业可以给市场带来整体拓展。由于预算削减,加上输掉了几宗重大的企业所得税诉讼,美国国税局(IRS)正处于捉襟见肘的境地,他们表示尚未对可能的税收损失进行计算。美国财政部近年提出了一些措施,试图抑制互联网公司的避税行为——4月4日,部方发布新规,对通过并购案进行税负转嫁的做法加以限制——然而国会的两党分歧意味着推出重大改革举措的可能性很小。

Airbnb方面拒绝讨论税务策略,发言人尼克•帕帕斯(Nick Papas)称:“我们在从事经营的所有地方都缴纳应缴的税,在经营的长远决策上,我们会以我们的社区利益为重。”

一旦实现盈利,Airbnb的企业结构决定它可以在美国和其他地方通过多种方式合法避税。它在爱尔兰有两家分公司,当地税法让美国跨国公司既可以避开最高达35%的美国税,也可以在爱尔兰避开12.5%的所得税。

Airbnb在190个国家及地区经营得到的钱,包括澳大利亚的海恩斯得到的房租,会直接转往爱尔兰的一个支付中心。Airbnb会从这笔钱中扣除6%到12%的佣金(具体费率取决于价格),剩下的再扣除3%的房东服务费,然后将钱支付给房东。通过这种方式,Airbnb的绝大多数利润就不会是由提供服务的那个国家产生。(Airbnb爱尔兰分公司会向澳大利亚分公司支付一小笔费用,用于在该国的市场推广,分公司会根据其盈利来缴税。)

根据爱尔兰法律,跨国公司可以把宝贵的知识产权放在该国备案,从而将利润转移到避税港。在没有设立企业所得税的泽西,Airbnb有两个分公司——Airbnb国际控股(Airbnb International Holdings)和Airbnb 2 Unlimited。税务专家说,如果Airbnb把其软件知识产权划归在泽西的某家分公司,公司就可以通过从爱尔兰分公司支付版税的方式,把很多利润转移到避税港。医药和技公司已经使用类似策略把它们的总体税率降到个位数。

去年11月,澳大利亚参议院就企业所得税规避问题举行了公开听证会,传唤本地管理人员到场作证。Airbnb在该国的经理萨姆•麦克多纳(Sam McDonagh)在证词中称,税金从来不是公司战略决策的决定因素。“我们在爱尔兰设点的首要原因是为了获取优秀的人才。”麦克多纳说。其中一位参议员对此的反应是:“得了吧!”

不管动机是什么,结果是Airbnb有了一些可以将纳税额降至最低的选项,而这些是传统竞争对手无法企及的。Airbnb并不拥有那些在该地出租的房屋,然而它有约200万个房间可供顾客选择——比温德姆(Wyndham)、希尔顿(Hilton)和万豪(Marriott)连锁加起来还多。根据这3家酒店运营商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备案,2013年到2015年间,它们的年利润总和平均为23亿美元,每年缴纳数亿美元的联邦税。

根据优步公司一名高管在澳大利亚听证会上的证词,在美国以外的地方乘坐优步,车费支付的处理会在荷兰进行。去年秋天《财富》(Fortune)曾报道,从给投资人的陈述文档看,优步已经把知识产权划归避税港百慕大,使得其在美国的可征税净收入不到2%。

美国以外的国家与地区近来采取了几次行动,试图打击企业所得税规避行为。英国在1月开始实施“谷歌税”,一切被判定为不当转移的利润,将被征税25%,爱尔兰去年也开始修补一些漏洞,包括废除恶名昭著的“双爱尔兰”税制。谷歌公司表示它不在谷歌税的征税范围内,会计师们正将马耳他和阿联酋视为“双爱尔兰”的替代品。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正在酝酿更多技术手段,以封堵利润转移行为。“我们可以讨论一个平台的大部分价值是在哪里创造的,是在开发它的硅谷,还是在管理它的爱尔兰,还是在提供服务的地方,”该组织税务中心主任帕斯卡•圣-阿曼斯(Pascal Saint-Amans)说,“你不可能理直气壮地说,这些价值是在避税港创造的,平台在那里的存在只是一个空壳公司而已。”

作为多数涉及此事的大公司的母国,以及唯一一个会对跨国公司的全球收入课税的大国,美国受到的影响可能是最大的。在僵持不下的华盛顿,奥巴马政府提出的方案包括对美国企业的全球收入征收最少19%的税,不管这些钱最终是否来到美国。此外,针对海外收入递延,以及利用企业结构让部分收入不会被任何国家征税的手段,美国政府也提出了更严格的限制。

密歇根大学法学院(University of Michigan Law School)国际税收学教授厄乌文•阿维-约拿(Reuven Avi Yonah)说:“到一定时候总归是要做点什么的,我们只能希望在那之前税收损失不要太严重。”

总之 Airbnb旗下有超过40家分支机构,可以帮助公司在美国及其他国家减少纳税,而各国政府正想尽千方百计力求堵住税收漏洞。

撰文/David Kocienewski 翻译/经雷 编辑/温雅曼

商业周刊 http://mobile.bbwc.cn/article/10065679/1/cat_11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共享经济开始赚钱那一天,该向谁缴税?